3月24日消息,博鰲亞洲論壇2017年年會於3月23日至26日在海南博鰲舉行,主題為“直面全球化與自由貿易的未來”。在下午的分論壇“新土改:探索與思考”上,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劉世錦表示,如果說城市現在房價過高,我們稱之為泡沫,它是一個剛性的泡沫。剛性的泡沫出來以後,好像大家房價這麼高,只有一部分人不滿意,沒有買到房的人不滿意,剩下的好像都挺滿意。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劉世錦:我們現在講改革,事實上是問題導向。土地制度到底有什麼弊端,和我們現在所面臨的問題是直接相關。現在大家對關心的問題,房價太高,特別一線城市,北京、上海、深圳的房價太高,房價為什麼這麼高,可能會涉及到很多因素。其實我覺得問題可以簡單化,就是一個供求關系的問題。

  需求側來看,中國最近發生了一個跟重要的變化。我們不僅僅是要搞城市化,城市也正在出現分化。大都市圈在加速成長,珠三角、長三角,資源人口都在往這些地方去,聚集效應更加突出,整個生產率更高。通俗說年輕人到那能夠掙到錢,就業和創業的機會比較多,這是一個大的趨勢。

  這是符合規律的,這樣的話實際上真實的需求是在上升的。但是我們看看供給側,土地的供給情況怎麼樣呢?剛才兩位把情況都講了。土地供給是沒有一個靈活的反應,而且量跟不上去。為什麼跟不上去,住宅用地佔供地的比重,我們這些一線城市都在30%以下,過去都是低於25%,而在發達國家一般這個比例,也是一些大都市,最少在40%以上,首爾在60%以上。供地的比重不一樣。

  第二,我們農村集體建設用地,十八屆三中全會講的很清楚地,和國有的土地同等入市,同價同權,目前還沒有實現宅基地要創造條件,讓它逐步入市,現在看來還還是集體所有制內部,甚至在居民組內部進行流轉。偺們村裡面,你家和我家之間流轉。到底誰需要這個土地呢?偺們在座一些城裡面人想到農村去,你想買那個地,能買嗎?不能買。

  如果說供地的比例能夠達到40%以上,如果農村的集體建設用地和宅基地能夠進入市場進行流轉,包括現在很敏感的像小產權房的問題,如果經過某種政策處理以後,該交的費交了,該交的稅交了,讓它進入市場,我們的房價有這麼高嗎,供給側是土地制度問題。

  現在要解決房價的問題,僅僅在需求側埰取措施,目前政府出台的措施大部分都是需求側的,可能解決不了長期根本的問題。根本的問題還是我們城市化進程中供給側的改革,這個要深化。反過來說,我們土地制度現在到底存在什麼問題,我再講一點,這兩天討論一個問題,當年日本是由於貨幣過多出現了房地產泡沫,以後貨幣政策調整,把泡沫戳破了,房價大幅度回落。

  我們現在房價也很高了,當然現在也有貨幣的因素。如果將來貨幣收緊了,我們的房價能不能降下來?如果這套土地制度是剛性的,供給有沒有足夠的彈性,這個房價能降下來嗎?好像是很難降下來,房價下不來這樣就是一個剛性的土地制度,如果說城市現在房價過高,湖口富春,我們稱之為泡沫,它是一個剛性的泡沫。剛性的泡沫出來以後,好像大家房價這麼高,只有一部分人不滿意,沒有買到房的人不滿意,剩下的好像都挺滿意。

  是不是這樣?房子的價格是城市中間最基本要素生產價格,你所有的成本都提高了,對你產業的影響是什麼。我們很有競爭力的,很有發展潛力的產業空間會大大壓縮了。已有的產業很可能由於這樣一個高成本,最後得不到應有的發展,甚至會萎縮和衰落。

  最近我們講降成本,中國現在可能從城市來講,排在前面的是由於房價造成的成本能不能降下去,降不下去以後,我們最後一部分城市發展是會放慢,甚至會出現衰落,至少一部分產業。現在需要研究一個鏈條,就是一個剛性土地制度,對應剛性的房價的泡沫,再對應的是剛性的產業結搆,這個產業結搆本來應該能夠發展的一些產業,特別是一些服務業,它可能發展不起來。

  有些一線城市服務業最近兩年是在收縮的,這是不正常,應該服務業有發展,新的發展不起來,甚至原有的會塌縮,會衰落。 我從這個角度可以反証,我們土地制度如果不改革,下一步中國經濟要保持平穩持續富有活力的增長,可能我們會遇到很多困難。

進入【新浪財經股吧】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