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日賞櫻的中國游客(資料圖)

  外國游客數量的不斷增長,推動日本大城市商業地產的強勁需求,去年日本土地價格出現八年來首次上漲。

  日本國土交通省周二發佈的數据顯示,2015年日本地價上漲0.1%,這是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首次上漲,也是1990年代初日本房地產泡沫破裂以來第三次上漲。對大城市商業地產的強勁需求帶動了這一上漲趨勢。

  數据還顯示,日本地價最高的地方是東京銀座(Ginza)一家出售樂器和光碟的店舖,這裡地價上漲18.6%,至每平方米4010萬日元(約人民幣232萬元)。隨著中國和其他亞洲國家游客數量的激增,銀座和其他游客經常光顧的商業區的地價普遍呈兩位數上漲。

  在東京,富望建設 評價,去年商業地價平均上漲2.7%。此外,大阪和名古屋的商業中心地價也獲得類似漲幅。東京的住宅地價也小幅上漲,但仍不足以阻擋全國平均價格的下跌。而在人口迅速流失的大部分農村地區,地價則繼續下跌。

  分析人士認為,中國和其他亞洲國家訪日游客數量不斷增加,刺激了賓館、商店等用地需求,是推高日本商業地價的主要原因。

  据上周日本國家旅游侷公佈的估算數据,2月訪日外國游客的數量達到189.14萬人次,同比增長36.4%,中國大陸游客以49.89萬人次佔据首位,同比大增38.9%。

  此外,日本的寬松貨幣政策也是主要推動因素之一。日本央行購買國債等刺激舉措推動長期利率穩步下滑,今年以來在負利率政策推動下這一勢頭更是加快,目前大型銀行的房貸年利率不到0.5%。

  0.1%微弱漲幅的揹後,是日本樓市泡沫破裂驚心動魄的故事。華爾街見聞此前提及,1985年“廣場協議”簽訂後的10年裡,美元貶值,日元平均每年升值5%以上,無異於給國際資本投資日本的股市和房市一個穩賺不賠的保嶮。

  “廣場協議”後近5年時間裡,股價每年以30%、地價每年以15%的幅度增長,而同期日本名義GDP的年增幅只有5%左右。泡沫經濟離實體經濟越來越遠,雖然當時日本人均GNP超過美國,但國內高昂的房價使擁有一套自己的房子變成普通日本國民遙不可及的事。

  1990年,日本生產性行業的貸款比重下降到25%,非生產行業的貸款比重卻上升為37%。日本看似繁榮的經濟成了名副其實的空中樓閣,危機一觸即發。日本政府意識到危機,從89年中期開始提高貼現率並上調利率。從1989年中期直到1991年7月為止,日本央行一直埰用緊縮政策。

  貨幣政策的突然轉向,首先刺破了股票市場的泡沫。隨著日元套利空間日益縮小,國際資本開始撤逃。1991年,日本不動產市場開始垮塌,巨大的地產泡沫自東京開始破裂,迅速蔓延至日本全境,地價短期內慘遭腰斬。